<span id="pxdbv"></span><span id="pxdbv"><dl id="pxdbv"><del id="pxdbv"></del></dl></span><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ruby id="pxdbv"><i id="pxdbv"></i></ruby>
<span id="pxdbv"><i id="pxdbv"><cite id="pxdbv"></cite></i></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th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th>
<span id="pxdbv"></span>
<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i id="pxdbv"></i></strike>
<span id="pxdbv"><video id="pxdbv"><del id="pxdbv"></del></video></span>
<strike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strike>
<strike id="pxdbv"></strike>

快遞企業扎堆上調派費 快遞企業低價競爭會結束嗎

來源: 北京商報2021-08-30 10:22:15
  

各家快遞企業持續多年的價格戰或許快要休戰了。包括中通、圓通、韻達、申通、百世和極兔速遞在內的加盟制快遞企業,均將于9月1日起上調0.1元的派費,漲價理由為保障快遞員權益和網絡穩定。盡管暫時,消費端的快遞費尚無上漲跡象,網友的吐槽仍在8月29日登上了微博熱搜。在業內人士看來,派費上漲的決定或許釋放出了快遞價格戰試圖剎車、市場回歸理性競爭的信號。但上調派費后,快遞員的權益是否真正得到保護,也進一步受到關注。

快遞員每月多賺500元

快遞派費要上調了。在中通于8月27日宣布漲派費后,其余加盟制企業紛紛跟進。按照快遞員人均每天派件200件計算,此舉有望為快遞員每月增加約500元的收入。

中通方面表示,本次派費上調,是為響應七部門制定的《關于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落實國家郵政局關于做好快遞員權益保障工作的具體部署?!兑庖姟凡粌H提及制定《快遞末端派費核算指引》和《快遞員勞動定額標準》,還指出將對企業實施非正常低派費等涉嫌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依法查處。

事實上,壓縮快遞員派費是快遞行業價格戰中降成本的一個常用手段。今年以來,監管頻頻出手整治快遞業價格戰亂象。

針對快遞發貨量較大且價格競爭激烈的浙江義烏,監管部門對部分快遞企業下發警示函,要求不得以遠低于成本價格的方式進行傾銷,并要求相關網點停業整頓。4月22日,浙江省通過了《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草案)》,規定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

這次上調派費通知中,各公司還公布了其他保障快遞員權益的措施。例如,極兔速遞總部將成立快遞員權益保障落實稽查小組,網內公布稽查舉報聯系方式,梳理快遞員考核項目及處罰金額標準,最終將快遞員的派費收入提高落到實處;百世快遞將從派費、薪資、保險、培訓和獎勵等五個重點方向落實保障工作。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認為,因為行業即將迎來旺季,而快遞價格已經很難有下降的空間,在當前提倡快遞員權益,禁止低價惡性競爭的大環境下,“若是再持續價格戰,將進一步影響網點的穩定性,使企業品牌受損”。

網點壓力或將增大

然而,部分快遞員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雖然上調派費是好事,但0.1元也只是略微暫停了派費持續下跌的勢頭。

一位派送朝陽區快件的快遞員表示,目前派費大致在1元左右,按照以往,上下浮動的價格也就在0.1-0.2元,因此漲0.1元幾乎沒有什么影響,而一次罰款就能扣掉200元。

上調的派費從哪兒出,具體的分配方案也還沒有明確,快遞網點因此感到了一絲壓力。

據了解,在加盟制快遞企業的商業模式中,加盟商向總部支出的費用包括面單費、中轉費、派件費等,為了激勵加盟商開拓客戶市場,總部還會采取降低中轉費用、收取包倉費的措施。此外,加盟商需要承擔網點人力、運維、罰款等成本。簡而言之,假設一位用戶寄出了20元的快件,其物流鏈路成本涉及網點攬件、中轉、目的城市分撥到末端快遞員派送。

從中通宣布的內容來看,上漲的派費將直發到快遞員掌中通App上。數據顯示,不再需要從網點老板處獲取派費工資,而是直接從總部獲取派費的中通快遞員占比已超過60%。至于其余快遞品牌相關負責人則暫未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具體結算方式。

然而,若是總部沒有制定新的利潤分配方案,而是僅由加盟商自行承擔派費上漲的壓力,在每票成本不變的情形下,加盟商每月得向每位快遞員再支付約500元。對于攬件量小、利潤微薄的網點來說,反而會雪上加霜。

一位通達快遞加盟商表示,目前暫不清楚總部此次上調派費的具體策略,但沒有抱特別高的期待。“一邊是漲了派費,一邊可能又把收件任務提升了,或上調了包倉費,或又增加了罰款選項,算下來和漲價沒什么區別,而且燃油、人工和運維成本也沒有下降,網點的壓力仍然沒有減輕。”

低價競爭會結束嗎

派費上漲會不會傳導至消費端,目前還沒有明確的快遞費上漲消息。不過,網絡上對此的擔憂和吐槽已經開始浮現。“現在都不派送直接放驛站,還好意思漲”的微博評論,收到近10000個點贊。

有觀點認為,派件費的本質是快遞公司網點內部利益協調的一個參數,此舉一般不會對消費者寄遞快遞帶來影響。

“派費的上漲雖然不會直接影響快遞公司業績,但由于整體目的是提高快遞員收入,派費提升可能只是第一步,后續其他環節人力成本的提升,會給快遞公司帶來一定利潤壓力,而緩解這些壓力則有可能帶來快遞價格的提升。”快遞專家趙小敏認為,綜合考慮市場競爭、產業環境等多方面因素,預測快遞價格會逐漸走向一個上升通道,但會呈現一個緩慢上升的態勢。

事實上,近年來,長期一降再降的快遞費用,不但讓快遞員、網點老板、快遞企業連年承壓,還讓快遞行業持續處于價格戰的競爭環境中。此次派費上調,也有望推動行業走出價格戰的泥潭。

8月24日,國家郵政局局長馬軍勝介紹郵政快遞業服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總體情況時列舉了一組數據,從2012年到2020年,快遞業務量從57億件增加到835億件,凈增了14倍,年均增長40%。而快遞平均單價從18.5元降低到10.6元。

顯而易見,日漸龐大的快遞量并沒有讓快遞費水漲船高,反而逐年向底部試探。

快遞的微利化趨勢也致使諸多加盟網點因難以承擔成本而動蕩。北京商報記者從一位加盟商提供的文件看到,截至5月底,某快遞企業出現異常的網點區域包括云南、安徽、江蘇、海南等約15個省份,涉及的網點多達50多家。

一位資深快遞從業人士表示,價格持續走低,而人力成本等逐漸攀升的趨勢下,網點動蕩的情況還會持續,“若要改變這一局面,加盟商也必須要轉變經營觀念和策略,以技術投入、精細化管理等方式提高效率”。

“隨著市場秩序的整理、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快遞行業綠色環保等相關政策的陸續出臺以及監管介入,快遞公司單一的價格戰模式已無法進行下去,以低價搶市場的邏輯要行不通了。”趙小敏說。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

熱文排行
  • 財經
  • 基金
  • 黃金
  • 互聯網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