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xdbv"></span><span id="pxdbv"><dl id="pxdbv"><del id="pxdbv"></del></dl></span><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ruby id="pxdbv"><i id="pxdbv"></i></ruby>
<span id="pxdbv"><i id="pxdbv"><cite id="pxdbv"></cite></i></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th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th>
<span id="pxdbv"></span>
<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i id="pxdbv"></i></strike>
<span id="pxdbv"><video id="pxdbv"><del id="pxdbv"></del></video></span>
<strike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strike>
<strike id="pxdbv"></strike>

情況緊急!船員駕艇撞開失控船 失控船只疑似沉沒

來源: 華西都市報2018-07-13 13:37:00
  

船員駕艇撞開失控船 失控船只疑似沉沒

駕艇撞開失控船

7月12日凌晨3時許,每秒流量超8000立方米的洪峰抵達沱江資陽城區段,5艘失控抽沙船隨洪峰漂入資陽城區。劉遠和、羅少明、李德康3名年過50歲的老船員臨危受命前去處置,三人駕駛著巡邏用的海巡艇3次撞擊失控船只,使其改變行進軌跡,成功讓成渝高鐵跨資陽沱江大橋免受撞擊。

海巡艇并非搶險船,三名老船員撞擊失控船的攔截行為,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三人憑借20多年的駕船經驗,成功處置2艘失控船只。另外3艘為連排船,處置難度極大,在受到海巡艇的撞擊后,仍繼續前行,依次與資陽城區沱江一橋撞擊、與沱江二橋擦掛,最終3艘船解體,兩艘翻沉,一艘沖向內江。

7月12日下午1點,在海巡艇上呆了28個小時后,57歲的船員劉遠和和同事才上岸吃了第一口飯。

57歲的老船員劉遠和。華西都市報 圖

57歲的老船員劉遠和。華西都市報圖

情況緊急

駕巡邏艇三撞失控船

“7月11日接到通知,沱江大洪峰經過資陽。”劉遠和說,11日上午9時許,他和另外兩名船員羅少明、李德康便上了巡邏艇,在江面巡邏。

7月12日凌晨4時50分許,已在沱江上巡邏超過20小時的劉遠和接到命令,一艘抽沙船已漂向資陽城區,威脅城區4座橋梁,讓他們趕緊前往處置。當時,他們正在城區青年林(備注:資陽城區一處江心島)附近江面上巡邏,接到命令后,三人立即趕往上游的野人灘。

5點40分左右,抵達野人灘,三人看到已經翻個底朝天的失控船,離成渝高鐵跨沱江橋橋墩不足300米。“順洪水位置,船體漂下來就要撞到橋墩。”劉遠和說,根據經驗,他們三人決定直接從側面撞向失控船,等失控船翻過來后,再慢慢用巡邏艇將其推到岸邊。

“失控船一撞就半翻過來,離橋墩很近了。”劉遠和說,他們馬上把船只往岸邊推行,失控船從橋墩中間順利通過,然后沉入水底。

三人正準備返回岸邊,接其他巡邏同事,這時,劉遠和的電話又響了。

“又有一艘失控船來了。”劉遠和說,他回頭看到失控船已經到了野人灘,有七八米長。劉遠和與同事將海巡艇撞向失控船,準備將其擊沉,但撞擊并未成功。這時,他們發現更大的失控船來了,“3艘連排的船來了,桅桿比我們的海巡艇還高,眼看就要撞向高鐵跨江橋。”

劉遠和與同事只能放棄小的失控船,直接撞向連排船。

“體型太大,失控船上的鋼架支出船體,撞擊會掛翻我們的船。”劉遠和說,這次撞擊沒有攔截住船只,但成功改變了連排船的行程,高鐵跨江橋橋墩躲過了撞擊。

攔截作業后,“受傷”的海巡艇正在檢修。華西都市報 圖

攔截作業后,“受傷”的海巡艇正在檢修。華西都市報圖

驚險處置

巡邏艇船頭已變形

雁江區地方海事處副處長甘平說,劉遠和及另外兩名船員處置失控船只過程中,危險重重。當時,每秒流量超8000立方米的洪峰剛剛抵達資陽城區段,水流速度很快,失控船移速也很快,沖擊力很強。“撞擊連排船只,如果處理不當,海巡艇就會傾覆沉沒,船員會受傷。”

甘平還透露,劉遠和駕駛的海巡艇在接到命令時,發動機已經淤泥過重,報警燈也亮起,“但只有唯一這一艘大型船只,只能讓他們去處置。”

甘平說,撞擊連排船只之前,她也登上了劉遠和的海巡艇。撞擊后,她才發現船頭欄桿已經變形,如果繼續撞擊,海巡艇也有沉沒的危險。不得已,海巡艇只得掉頭去繼續處置另一艘單只失控船。

單只失控船被撞后,成功避開高鐵跨線橋橋墩,海巡艇調頭后在青年林處攔住了它,將其推向岸邊。劉遠和一個箭步跳到了失控船的船舷上。“他帶了繩子,將失控船拴在了一棵樹上。”甘平說,此時已經早上6時20分許,洪峰已經抵達資陽近4小時,水流很急,如果處置過程中有任何的閃失,后果都不堪設想。

“當時沒想到危險,都在憑經驗想如何控制失控船。”12日下午1時許,吃完兩個饅頭后,劉遠和準備短暫休息一下。他的同事羅少明、李德康則還在檢修船只,因為發動機進入大量淤泥,已經無法繼續航行。

海巡艇船頭欄桿撞擊后已變形。華西都市報 圖

海巡艇船頭欄桿撞擊后已變形。華西都市報圖

水位猛升

失控船撞傷沱江一橋

其實,在撞擊第二艘單體失控船只時,雁江區地方海事處也派出了快艇,由李德康駕駛,繼續追蹤失控連排船。

青年林下游依次是沱江三橋、沱江一橋、沱江二橋,其中面臨威脅最大的是沱江一橋,這座修建于上世紀70年的橋梁,由多孔組成,失控船只難免會與其發生撞擊。

成功處置兩艘單體失控船后,海巡艇向3艘連排船追來。“水位升得太高,海巡艇無法從沱江三橋橋孔通過。”劉遠和說,只有快艇繼續追擊,但是快艇太小,又不敢與連排船發生碰撞。當時,沱江資陽城區段警戒水位為340米,而實際水位則達到了357米。

早上6時40分,連排船只與沱江一橋發生撞擊,三只船首次解體,其中一艘翻沉。6時50分,失控船又與沱江二橋發生擦掛,船只再次解體,一艘船翻沉,另一艘漂向下游。

上午7時10分,最后一艘失控船舶順利通過南津驛電站大壩泄洪孔,最后在遂資眉跨江大橋附近消失。

隨后,資陽市交通運輸局現場勘察,發現沱江一橋(由新橋和老橋兩部分組成)老橋部分被撞后受損嚴重。當天下午1時許,交警、交通運輸部門聯合發布通告對資陽市雁江城區沱江一橋老橋部分實施臨時關閉,沱江一橋的新橋部分由單向通行改為雙向通行。

目前,資陽市交通運輸部門正組織專業機構評估被碰撞橋梁受損情況,并研究處置辦法。沱江二橋受損輕于沱江一橋,仍正常通行。

下游攔截

失控船只疑似沉沒

12日早上6點多,內江市資中縣地方海事處收到資陽市雁江區地方海事處失控船走向通知后,在歸德鎮河段、文江鎮楊柳灘河段分別設置攔截點,盡最大可能避免船只進入資中城區。

“在資中甘露鎮河段,我們看到一艘已經倒扣過來的抽沙船,有三四米還露在水面上。”相關工作人員說。

發現船只后,資中縣地方海事處工作人員開著海巡艇,在甘露鎮玉皇村月亮峽的第一道攔截點等候攔截。但6個小時過去,卻一直未能發現該船只,“可能已經沉沒了。”該工作人員表示,按照當時水流速度,在正常情況下,船只早應該到達攔截點,可設置的兩處攔截點,卻均未發現失控船只。

據了解,失控船只從資陽漂向內江境內,需要連續穿過資陽南津驛水電站、王二溪水電站,翻過這兩處的大壩后,才能到達內江資中境內。資中縣地方海事處工作人員表示,該船只極有可能倒扣后,船體內的空氣被排空而沉沒,“也有可能中途擱淺了。”

據了解,與抽沙船一起被發現的還有一個水箱和一個罐體,后兩者都已經被成功攔截和固定,但暫不能確定該水箱來源于失控船只。

截至記者發稿前,該船只尚未被發現,疑似沉沒。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