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xdbv"></span><span id="pxdbv"><dl id="pxdbv"><del id="pxdbv"></del></dl></span><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ruby id="pxdbv"><i id="pxdbv"></i></ruby>
<span id="pxdbv"><i id="pxdbv"><cite id="pxdbv"></cite></i></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th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th>
<span id="pxdbv"></span>
<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i id="pxdbv"></i></strike>
<span id="pxdbv"><video id="pxdbv"><del id="pxdbv"></del></video></span>
<strike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strike>
<strike id="pxdbv"></strike>

中小銀行發力中間業務 手續費傭金成營收新突破口

來源: 北京商報2021-09-06 08:45:30
  

伴隨A股上市銀行中報“收官”,各家銀行營收占比情況浮出水面。除剛上市不久的上海農商行未披露正式版半年報外,其余40家A股上市銀行均在中報里披露了業務結構情況。9月5日,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2021年上半年利息凈收入仍為銀行營收的主要來源,超五成銀行利息凈收入占比達75%以上。與此同時,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亦成為部分銀行業績增長的新突破口,四成以上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增速明顯。

半數銀行達75%以上

地方中小銀行極其仰賴利息凈收入的現狀仍待改善。據統計,在40家披露半年報的銀行中,有半數銀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收的比重超過75%以上,且排名靠前的多是城商行、農商行。

例如,瑞豐農商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為94.18%,貴陽銀行、廈門銀行、西安銀行、重慶農商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在86.37%-88.18%之間,截至2021年6月30日,上述4家銀行利息凈收入占比分別達到88.18%、87.41%、87.23%、86.37%,上半年分別實現64.10億元、21.12億元、31.02億元和131.04億元。另外,常熟農商行、鄭州銀行、江陰農商行、張家港農商行、無錫農商行、成都銀行、重慶銀行、蘇州農商行、長沙銀行、北京銀行、齊魯銀行等銀行的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也均超過75%。

而在利息凈收入占比高于75%的銀行中,則鮮有國有大行、股份行現身,僅有農業銀行、郵儲銀行、華夏銀行、浙商銀行4家,截至2021年上半年,4家銀行凈利息收入占比分別為77.52%、83.79%、84.06%和78.67%。

而交通銀行、招商銀行兩家大中型銀行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8.61%、58.87%;中國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等占比也不足70%。

談及多家城商行、農商行利息凈收入占比較大的原因,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表示,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型銀行主要面對更多的是傳統型客戶,業務基本以一般信貸業務為主,所以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會更大。同時,在資管產品業務、理財產品業務等手續費傭金收入發展上,中小銀行也相對比較滯后。

手續費傭金成營收新突破口

作為銀行除利息凈收入外最重要的營收來源,在行業普遍利差收窄的背景下,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正成為銀行營收增長的新突破口。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40家上市銀行中,有22家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營收比重超過了10%,其中,國有大行、股份行中間業務收入占比明顯。

2021年上半年,招商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總營收比重最高,占比達30.97%,實現凈手續費及傭金收入522.54億元,同比增長23.62%。平安銀行、興業銀行、光大銀行緊隨其后,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比分別為20.55%、20.12%和19.48%,分別實現173.98億元、219.19億元和150.05億元。

在王劍輝看來,大中型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比較大的原因主要是這些銀行資本金比較雄厚、網點優勢明顯,開展中間業務能夠延伸的區域更廣,提供的產品線更豐富,所以相對中間收入就會有所增長,占比也會更高。

在中間業務收入占比提高的同時,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部分銀行中間業務增速也較為迅猛。40家銀行中有25家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增速超過了利息凈收入,17家增速在20%以上。增速最快的為張家港農商行,截至2021年6月,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達1827萬元,相較于上年同期的777萬元,增幅達135.14%,而其利息凈收入實現17.79億元,同比增長了1.28%。

國有大行中,郵儲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增速也超過了利息凈收入,截至2021年上半年,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114.29億元,同比增長了37.86%,超過了6.19%的利息凈收入增速。

在郵儲銀行2021年中期業績發布會上,該行行長張學文介紹,“今年上半年代銷業務增長是中間業務增長的主要來源,主要還是得益于財富管理體系的升級。在代銷業務中,代理保險業務凈收入增長是比較高的,達到了94%,代銷資管計劃凈收入同比增長322%,代銷基金凈收入同比增長達到46%,這幾項業務在代銷業務中發展的勢頭都很好”。

對于上半年銀行中間業務增長的原因,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分析認為,一是低基數影響,去年以來國內銀行減費讓利實體經濟,另外疫情對去年部分中間業務收入構成沖擊;二是上半年國內疫情持續受控,經濟持續復蘇,銀行中間業務明顯恢復。

營業結構有改善空間

在中間業務收入普遍增長的情況下,亦有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出現下滑的情況。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40家銀行中,包括鄭州銀行、紫金農商行、重慶農商行在內的12家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較上年同期出現負增長。

以鄭州銀行為例,2021年上半年,該行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7.23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3.09億元,降幅達29.97%。鄭州銀行解釋稱,主要是受代理及托管業務、擔保承諾類業務及企業債券承銷業務規模變動影響。

再如,重慶農商行上半年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12.63億元,同比下降8.67%。其中實現資金理財手續費7.52億元,同比下降1.86億元。該行表示,主要是受市場利率下行影響,資金理財利差收窄所致。

“部分中小銀行中間業務發展相對滯后,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對利潤貢獻不高,一是反映了國內各類型銀行發展競爭格局,部分中小銀行處于弱勢;二是部分中小銀行自身存在一定短板,例如:中間業務創新、市場品牌、人才儲備、風控能力等方面存在不足。”周茂華說道。

雖然不少銀行正在中間業務上加速追趕,但營業結構的明顯轉變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談及未來銀行利潤增長趨勢,王劍輝認為,中間業務整體處于發展成長階段,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未來三到五年維持在兩位數以上的增速值得期待。相比而言,傳統業務發展已經比較成熟,且與實體經濟關聯度較大,未來三到五年信貸業務等利息凈收入可能會有所放緩,呈現穩中有降的趨勢。

周茂華也表示,隨著國內財富不斷積累,居民對金融服務的需求日趨多元,以及國內銀行整體中間業務收入與國際同行水平仍有較大差距,整體看,未來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占比仍有很大發展空間,國內銀行盈利模式將逐步轉型。

對于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如何做好中間業務,周茂華建議,一是提升金融服務質量,提供適銷對路的產品,滿足日益多元的金融服務需求;二是通過引入數字信息技術,提高風控和經驗能力,為消費者提供高效金融服務。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