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xdbv"></span><span id="pxdbv"><dl id="pxdbv"><del id="pxdbv"></del></dl></span><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ruby id="pxdbv"><i id="pxdbv"></i></ruby>
<span id="pxdbv"><i id="pxdbv"><cite id="pxdbv"></cite></i></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th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th>
<span id="pxdbv"></span>
<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i id="pxdbv"></i></strike>
<span id="pxdbv"><video id="pxdbv"><del id="pxdbv"></del></video></span>
<strike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strike>
<strike id="pxdbv"></strike>

二級市場高溢價令消費者望而卻步 潮玩市場誰在拱火

來源: 北京商報2021-09-08 09:32:53
  

注入了奢侈品基因的潮玩聯名,二級市場的高溢價令不少消費者望而卻步。近日,高端設計師品牌上下與泡泡瑪特聯名的潮玩禮盒開始了預售,但產品還未發出,二級市場就已有賣家以兩倍的價格開始了售賣,限量款一“娃”難求,黃牛手中卻貨源不斷。業內人士指出,如果潮玩品牌方無法孵化和賦予產品超強的增值概念,其效果就有限,不會真正火熱,而只是虛火。

突擊發售 一“娃”難求

近日,泡泡瑪特與設計師品牌上下推出了三款聯名限量潮玩禮盒,定于9月6日上午10點發售。然而有不少消費者發現,9月4日18點12分開始,這些禮盒就已可以購買了。

“這種突擊發售,普通消費者根本搶不到,除非是運氣好,剛好那個時間點了進去。相比之下,有機器人自動購買搶貨的黃牛就很容易買到了。”潮玩愛好者小勇(化名)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在閑魚上看到,9月5日就已開始有多個賣家在出售上述禮盒,且均配有在上下官方旗艦店付完全款的截圖,其中有賣家標注稱:“泡泡瑪特dimoo上下聯名限量款,官網突襲搶到的,可以改地址,非標價。”

隨后,針對出現提前發售的現象,上下官方回應稱,是因售前準備工作中出現系統調試技術故障,訂單和收款功能被無預警且不明原因予以激活。“目前公司已關閉了該功能,同時上述訂單在系統后臺已經取消,請已購買的用戶在3天內與公司客服聯系退款和領取致歉禮品。原定活動將于9月6日10時如常舉行。”

泡泡瑪特小紅書官方賬號也在產品發售的宣傳博文下置頂評論,提前發售的產品“已經全部取消訂單了”,但9月6日該評論已被刪除。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9月6日10點的發售更改為先付定金,并于9月15日至16日付完尾款,付完尾款后3天內發貨。

然而即便是按照約定時間進行了定金預售,依舊是一“娃”難求。北京商報記者在社交平臺以及潮玩交流群內看到,眾多消費者表示根本搶不到,而二手轉賣平臺上銷售上述產品的賣家卻有30家左右。

線上被黃牛“壟斷”,線下的狀況也大同小異。“今年6月我在天津排‘地球女兒400’的時候,和朋友數了一晚上人數,肯定能買到的。結果早上黃牛拉了十幾個人來排隊,導致我們根本買不到了。”消費者思思(化名)表示,“但是泡泡瑪特工作人員也不管,只說自行協商。”

針對是否會對黃牛問題進行管控以及提前發售的訂單是否已全部取消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泡泡瑪特品牌方,但截至發稿暫未獲得回復。

價格翻倍增長 下手如“割肉”

上下官方旗艦店未按約定時間突擊發售與泡泡瑪特聯名禮盒的行為,引發了眾多消費者的抱怨:“有市場就有黃牛,以前炒鞋現在炒娃”“黃牛專屬福利”……消費者的不滿此起彼伏。

想要購買喜歡的潮玩,加價似乎早已成為不得已而為之的選擇。潮玩愛好者張先生稱,自己從2018年就開始入坑盲盒,也是泡泡瑪特的“真愛粉”。但是最近幾年限量大娃的出現引起火爆搶購,泡泡瑪特官網上的每次預售自己從來沒有搶到過,二級市場售價又被炒得太高,“下手”如同“割肉”。

當潮玩到了黃牛手中,價格就出現了成倍增長,而大娃具有“更少、更貴、更難搶”的特點,在二級市場的價格也水漲船高。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9月6日預售的上下×泡泡瑪特其中一款“云端酣夢”禮盒在官網售價1999元,但是在閑魚等二手平臺上已經叫出了3000元的高價;而該系列“夢境茶旅”的禮盒原價8999元,閑魚上售價在1.2萬元至2.3萬元左右不等。有賣家還表示:“就限量那么一點,后期很可能漲。”

然而,即便是已經有翻倍的溢價,消費者是否能順利交易依舊難以保證。雖然閑魚賣家稱可以更改地址直接郵寄到買家手中,但據潮玩領域資深玩家小勇稱:“賣家改了地址也可以再次進行更改。因為商品才剛發售,最終溢價還不穩定,如果產品漲價,賣家很可能取消交易,購買還是存在一定風險的。”

此外,泡泡瑪特推出珍藏系列SpaceMolly 1000%,此系列最早發售的Molly“地球女兒”原價4999元,但在二級市場中,即便賣家標注“無盒 無卡 拿槍手部和槍體有瑕疵”,售價依舊高達48000元,而在得物平臺上,此款大娃處于缺貨狀態;泡泡瑪特全新未拆盒mega珍藏系列400% SpaceMolly 回歸系列原價899元,二級市場價格則在3400元至4000元左右不等。

奢侈品聯名 溢價與客群不符

面對消費者原價購買搶不到、黃牛賣家貨源不斷的現狀,不少消費者將矛頭指向了品牌方的不作為。“品牌方理論上應該對黃牛進行管制,但事實上雙方有一種默契,即黃牛負責炒高價格,而品牌方從中獲得更多的持續性發展動能,結果在這種‘配合’下,也就缺乏管制的動力了。”產業時評人張書樂表示。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則認為,對于黃牛問題,銷售商打擊難度很大,因為沒有執法權力。“但可以通過身份銘牌的方式,將潮玩和購買者身份進行綁定,而黃牛因為身份綁定限制將很難炒高價格,同時品牌方在發售階段也應盡量減少黃牛參與的可能性。”

據了解,此次與泡泡瑪特聯名的上下,是由設計師瓊耳與法國愛馬仕集團共同創立的品牌。而奢侈品品牌基因的注入,也是聯名產品高溢價出現的因素。“溢價原本是基于奢侈品的定位,奢侈品聯名+限量本身就是通過稀缺來獲取高溢價。這種銷售模式并不新鮮,但相對于潮玩之前的銷售群體,這是一次目標銷售群體定位的改變。但當前,這種模式還不會成為主流。”盤和林表示。

盤和林進一步指出,盲盒熱其實在前段時間有所退潮。“當前盲盒銷售商正在拓展銷售群體,比如通過奢侈品拓展高端客群、通過卡通IP拓展學生客群等。所有的拓展都是一種嘗試,但潮玩的主流一直是年輕人。潮玩高溢價是一種探索,但這可能并不適合潮玩的目標群體。”

張書樂也認為:“盲盒的核心消費圈層其實是Z世代中的二次元粉,其經濟實力普遍難以達到這種高端消費的程度。”

“而潮玩領域里的倒賣賣家,他們看重的是炒作下的超強溢價,這樣的群體體量龐大而雜亂,且在各類收藏領域中反復切換和游走,缺乏忠誠度,更看重利益獲得。”盤和林說,如果潮玩品牌方無法孵化和賦予其產品超強的增值概念,其效果就十分有限,也不會真正火熱,而只是虛火。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