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xdbv"></span><span id="pxdbv"><dl id="pxdbv"><del id="pxdbv"></del></dl></span><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ruby id="pxdbv"><i id="pxdbv"></i></ruby>
<span id="pxdbv"><i id="pxdbv"><cite id="pxdbv"></cite></i></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th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th>
<span id="pxdbv"></span>
<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i id="pxdbv"></i></strike>
<span id="pxdbv"><video id="pxdbv"><del id="pxdbv"></del></video></span>
<strike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strike>
<strike id="pxdbv"></strike>

Zoom增長在大幅放緩 過去的高速擴張很難復制

來源: 北京商報 2021-09-01 11:07:23
  

意料之中,視頻會議軟件Zoom的新財報,有令人欣喜的直觀數據,也藏著顯而易見的隱憂。利潤超預期,但增長也在大幅放緩,對于Zoom而言,當疫情帶來的紅利逐漸散去,開拓增量不是件易事。在巨頭們已經入場的當下,Zoom已經是危機四伏,要么精耕存量,要么尋覓新的增長點。

增速放緩

單就這一季度的數據來看,Zoom的表現還算可圈可點。當地時間8月30日,Zoom發布了截至7月31日的2022財年第二財季財報。當季,Zoom的營收為10.2億美元,首次突破10億美元,同比增長了54%,高于此前市場預期的9.91億美元,但較上一季度191%的漲幅已經大幅放緩。

同時,Zoom凈利潤也增長明顯,為3.171億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為1.86億美元;歸屬于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3.169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1.857億美元相比增長71%。

雖然保持了增長也超出了市場的預期,但Zoom并沒有收到投資者的叫好。周一美股收盤時,Zoom股價原本收漲1.96%,但在盤后,其股價震蕩下行,跌幅一度超過11%。截至北京時間8月31日18時,Zoom股價盤前跌幅達到10.94%。

這或許源于Zoom不太樂觀的展望。對于下一季度的業績表現,Zoom預計,經調整每股收益為1.07-1.08美元,而FactSet調查分析師預估為1.1美元。而在二季度,FactSet此前對Zoom每股收益的調查預期為1.16美元,高于最終數據1.36美元。

營收也將放慢腳步,Zoom預計,第三季度營收為10.15億-10.2億美元,這意味著,當季營收增幅可能僅為31%。這將是其有史以來的最低紀錄。此前的增速最低點為2019會計年度第四季(截至2020年1月),當時營收年增率為78%,正在疫情席卷全球前夕。

值得一提的是,自今年年初以來,Zoom股價上漲了約3%,落后于同期標普500指數近21%的漲幅。

意料之中

事實上,Zoom對于下一季度業績放緩的預期并不意外。從近三年營收增速可見一斑,同樣都是第二財季,Zoom此次2022財年的營收同比增長率為54%,雖然已經是一個不錯的數字,但相較之下,其2020財年第二財季的營收增長率達到了96%,2021財年更是高達355%。

另外,從用戶數也能看出Zoom增長的力不從心,第二財季中,員工至少十人的企業客戶為50.49萬,同比增長了36%,而上年同期的增速高達458%。對于營收增長放緩的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Zoom方面,但截至發稿暫未收到回復。

這就像是爆紅的后遺癥,畢竟疫情這只黑天鵝,讓Zoom嘗到了前所未有的甜頭。十年前,Zoom在硅谷起家,并于2019年4月在納斯達克上市。雖然保持著穩定的增長,但直到疫情帶來視頻會議的風口,Zoom才站上互聯網的“C位”。

2019年12月底,也就是疫情在全球暴發前夕,包含免費和付費的使用者,Zoom的最高單日使用人數為1000萬人。而到了2020年3月,Zoom就創下了一天超過2億名使用者的紀錄。

“我從未想到整個世界都會在一夜之間使用Zoom,但其實,無論是在心理上還是公司戰略上,我們都沒有完全做好準備。”對于Zoom的飛速發展與爆紅,Zoom CEO袁征曾表示擔憂。

后來的事實證明,袁征的擔憂不無道理。在用戶數暴漲的同時,Zoom的隱私安全漏洞也逐步浮出水面。

去年3月,多名美國用戶在加利福尼亞州提起集體訴訟,指控Zoom擅自將其掌握的個人數據與其他互聯網平臺如谷歌、Facebook等分享,同時沒有采取必要措施阻止黑客操作的所謂“Zoom轟炸”,即用令人不適的不相干內容干擾視頻會議。這一訴訟直到今年8月才初步達成和解,Zoom花了8500萬美元了結官司。

漏洞或許還有修復的余地,對于Zoom來說,眼下面臨的最大的挑戰仍是疫情帶來的增量正在逐步消退。今年7月,美國27個州解除口罩禁令,與此同時,重返辦公室的員工也越來越多。

摩根大通分析師Sterling Auty就指出,Zoom的每日活躍用戶數和下載量自去年9月達到峰值以來一直在下降。數據跟蹤公司Similarweb的數據也顯示,使用Zoom的活躍企業域名數量逐季下降;3-7月,Zoom的獨立訪問者人數也下降了22%。

內憂外患

后疫情時代已至,Zoom增長的壓力顯而易見,過去的高速擴張很難復制。

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坦言,疫情助推了Zoom的高速發展,但是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Zoom注定會步入穩定狀態,因此股價走低很正常。要想持續發展,一方面,Zoom對內要增強運營能力,如何用精細化運營盤活用戶資源,延伸出一些增值性服務。

另外,楊世界還提到,對外來看,進一步拓展用戶其實是比較困難的。由于疫情持續,各家互聯網巨頭都在發力視頻會議這個領域,比如微軟、谷歌等等,大家的營銷模式大同小異,都是面向B端,而一些巨頭由于擁有既有資源,所以可以從上往下發展,比如谷歌將廣告和用戶資源打通。

的確,在Zoom深耕的北美市場,谷歌推出了Meet,微軟有Teams,蘋果有FaceTime,Facebook也發布了視頻會議工具Messenger Rooms。對此,楊世界建議,Zoom或許可以從產品形式上進行更新,找到相對差異化的發展點。

Zoom自己也感受到了天花板下的壓力。7月19日,Zoom宣布與云聯絡中心軟件服務商Five9達成收購協議,將以全股票的方式收購Five9,交易規模將達到147億美元,預計將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若能順利完成,將是Zoom首筆百億級美元規模的并購交易,也是今年以來美國規模第二大的一筆科技交易。

對于此次收購,袁征曾表示,“企業主要通過聯絡中心與客戶溝通,我們相信此次收購將會創造一個領先的客戶參與平臺,有助于重新定義各種規模的公司與客戶聯系的方式”。Five9是一家基于云的聯絡中心軟件提供商,也是云聯絡中心領域的領導者,其在2020年實現了33%的收入增長。

不過,這筆交易仍然存在不確定性。上周一,Zoom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顯示,其收購云聯絡中心軟件服務商Five9的交易面臨著競爭。有分析師表示,其競爭對手很大可能就是市值高達2420億美元的云計算軟件巨頭Salesforce。

對于Zoom而言,當前也并非全是不利因素,仍有人看好其未來發展。比如瑞銀分析師Karl Keirstead就指出,由于后疫情時代的混合辦公前景,很多人不會重返辦公室,對遠程視頻會議需求一直存在,Zoom的客戶流失率可能低于預期。

美股研投網站SeekingAlpha也援引研究稱,據今年一季度的13F持倉顯示,機構投資者仍是Zoom的凈買家,一些清倉Zoom持股的基金稱,拋售并非看衰其前景,而是趁大漲獲利了結。Zoom的基本面仍很強大,至少投資者預期的是營收增速放緩,而不是營收開始下滑。

楊世界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現在不少企業開始放棄去公司上班,而是選擇長久居家辦公,不過,這種趨勢不是一蹴而就,會慢慢釋放,或許對Zoom會是一個助推契機”。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

熱文排行
  • 財經
  • 基金
  • 黃金
  • 互聯網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