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xdbv"></span><span id="pxdbv"><dl id="pxdbv"><del id="pxdbv"></del></dl></span><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ruby id="pxdbv"><i id="pxdbv"></i></ruby>
<span id="pxdbv"><i id="pxdbv"><cite id="pxdbv"></cite></i></span> <strike id="pxdbv"></strike>
<th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th>
<span id="pxdbv"></span>
<span id="pxdbv"></span>
<strike id="pxdbv"><i id="pxdbv"></i></strike>
<span id="pxdbv"><video id="pxdbv"><del id="pxdbv"></del></video></span>
<strike id="pxdbv"><video id="pxdbv"></video></strike>
<strike id="pxdbv"></strike>

“共享經濟”模式下 共享充電寶能活下來嗎?

來源: 36氪2019-08-15 15:00:25
  

8月初,場景實驗室創始人吳聲在「新物種爆炸·吳聲商業方法發布」會議上,分享了諸多當下熱門的商業案例。令人頗有些意外的是,云充吧被吳聲當做共享充電寶領域的分享案例,并對其未來的發展表示了看好。

“來自小數據的生長力”, 吳聲在會上這樣定義云充吧。

云充吧早在2015年底,就借著當時火熱的“共享經濟”切入了“共享充電寶”領域。這支先頭部隊雖然早早入局,但在兩年之后的共享充電寶領域的資本狂歡中,僅獲得友寶2500萬級別融資的云充吧并算不上資本的寵兒,相較于街電、來電、小電億元級的融資規模,并不算多。

微信支付“88智慧生活日”的余溫還在,在其大力宣傳的共享充電寶可憑“微信支付分免押金租賃”的宣傳海報中,云充吧已經默默地擠到了“三電一獸”的中間。

2017年前后,表面上,共享充電寶領域進入資本狂舞,實際是,行業進入了大清洗階段。在模式大同小異的紅海之中,獲得資本加持的繼續如火如荼,被資本拋棄的則黯然退場。

在這場行業大清洗戰役中,云充吧活了下來,并且找到了新的目標。

慢跑過線

2015年,“共享經濟”吹遍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據媒體在2017年統計,2016年中國的共享經濟市場規模接近4萬億元,增長率為76.4%。共享經濟領域出現了單車、充電寶、雨傘、汽車、手機、珠寶、衣服等項目。

彼時,最火的兩個載體便是充電寶和單車。

和2017年獲得2000萬美元A輪融資的來電一樣,云充吧入局時主打的也是大機柜式共享充電寶。一臺大的柜機,可以內置最多100臺充電寶設備。大機柜的成本在每臺2-3萬元不等,其中機柜的成本占到了2/3,充電寶設備的成本占到1/3。

云充吧現任CEO侯天賜告訴36氪,大柜機的回報周期實際上非常長。并且,大柜機一般只能分布在購物中心等綜合場所,在布點場景上十分受到限制。

因此,2016年下半年開始,云充吧就轉型推出了小柜機產品。

“早期的嘗試者,其實大家都在摸索除租金以外的盈利模式。”侯天賜在采訪中提到。的確,在共享充電寶商業模式的早期探索中,先頭部隊也曾走過彎路。

從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的時間里,像云充吧一樣的早期入局者更像是行業的“試錯石”。

以來電為例,早期以大機柜的形式落地之后,來電的充電寶設備并沒有附帶充電線。當時來電的商業邏輯里,用戶對充電寶是剛需高頻場景。這樣的判斷并沒有錯,也正是基于這樣的客觀場景,來電在租賃充電寶的同時還內置可售賣的數據線。

不過在后來的行業演進中,這樣的形式也已經被證偽。

經歷過近兩年的探索,共享充電寶的可行商業模式也逐漸清晰起來。在2017年的時候,大量資本也瘋狂涌入。據艾瑞數據顯示,除了街電、小電、來電獲得億元以上的融資之外,行業內的其余玩家累計在2017年完成了共20比融資。但資本狂舞的同時,也是共享充電寶行業的淘汰賽。

2017年年底,泡泡充電、河馬充電、小寶充電、PP充電、創電、放電科技、樂電等玩家先后退出舞臺。

背后的原因十分相似,幾乎都是資金鏈斷裂。

相比于“三電一獸”,云充吧的融資規模上并不算高,同時速度也并不算快,但最終,云充吧以慢跑的形式沖過了2017年的生死線。

但活下來,才有機會,活下來,比什么都重要。

穩中求進

捱過2017年之后,“慢跑的”云充吧也僅僅是活下來了而已。

在侯天賜看來,正是因為“慢”,云充吧才有時間去慢慢思考和打磨產品。他告訴36氪:“2018年1月份,各家都在公布最新的數據,動輒數十萬臺。實際上,云充吧當時的落地設備只有1萬臺。”

在產品迭代上,云充吧的座機已經從早期的H1升級到了H3,充電寶設備更新了18代。在所有共享充電寶品牌中,云充吧是唯一一個把數據連接線安裝在側邊的產品。充電寶機身為扁平形狀,大致相當于一部手機的大小。

在采訪中,侯天賜說,云充吧的設備自從做小柜機開始,總體上都沒有經過很大的變動,每一代產品都是細節上的改進。他拔出了側邊的線繼續介紹:“像這根線,只有云充吧是圓的,別家的都是扁平的。圓形的損壞率更低。”

“共享經濟”模式下,除租金收入外,另一種可預期的盈利模式是“廣告”。

這一點,百度出身的侯天賜也早已給云充吧做好了布局。

首先是小柜機。相比于來電的白色主色調和街電的灰色主色調,云充吧的座機機身顯然更鮮艷奪目,并且鑲嵌了一塊幾乎占滿整個面板的LED顯示屏,更加有利于吸引用戶的目光和廣告的投放。同時,由于云充吧充電寶設備的連接線安置在兩側,因此,也把充電寶設備的正反兩面都留給了廣告位。

“為了更好地投放廣告,云充吧充電寶正反兩面都是略帶凹槽的??梢园研枰l的文案通過PVC貼紙直接貼上去,如果要換下一個,只要直接撕下來就好了。”侯天賜告訴36氪。

為了更好地發展廣告業務,云充吧從泛娛樂行業入手,今年低調而又迅速與各大影視及綜藝合作,已經簽約多款大型IP及明星的合作。充電寶機身,也只不過占到了云充吧整個媒體營收的一小部分。在以節目合作伙伴、廣告合作、線上互動、明星資源為核心的四種合作模式下,云充吧已經在包括檀健次、蔡健雅、王凱、羅云熙、花希等藝人,以及阿貍、小王子、初音未來等動漫IP達成了深度的合作。

實際上,云充吧的四種模式屬于層層遞進的關系。以王凱慢游芬蘭的推廣案例為例,宣傳期間,云充吧線上小程序租借頁面在用戶點開時,直接彈出“王凱慢游芬蘭”的logo,總瀏覽量超過1000萬次。

除了小程序界面之外,云充吧還在其公眾號和微博同步推廣,其中公眾號推文送達粉絲數超過150萬,轉發量超過1000,微博話題超過2300萬閱讀和14萬轉發。和線上同步進行還有線下覆蓋30余座城、超過20萬臺的充電寶設備。

侯天賜強調,目前行業內,云充吧的廣告營收做的最好。在公司已經實現盈利的情況下,廣告營收也占到了相當大的比重。

雖然營收模式上,如今的階段,租金收入依然占據營收的大部分比例,但各家在未來都看好的廣告營收模式上。而這一點,云充吧早期就結合廣告的產品設計理念,顯得更有遠見和謀略。

在侯天賜看來,別家想要更換產品樣式,從而有更好的廣告營收,也不是一件輕易的事。想要更改硬件的各個參數,所觸動的是一整條生產線和全國所有的設備。以一臺設備1500元的改造成本為例,即便是10萬臺設備,背后的成本就是1.5個億。

那么,這是也否表示,其實共享充電寶并非外界所說的“偽命題”?

回歸本質

去掉“偽共享經濟”的名頭之后,充電寶租賃模式也最具盈利和變現的可能性。

眼下,四年前“偽共享經濟”留存下來的模式中,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以及共享雨傘是最主要的三種形態。

和共享單車相比,共享充電寶的模式顯然更輕,回本周期也更短。經過2018年的資金斷鏈、無人接盤,直到現在,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尚未有明確答案。而背靠大金主,雖然能夠繼續發展,但似乎也無法證明共享單車本身能夠盈利。

和共享雨傘擁有更大的可植入軟性廣告的面積相比,充電寶的使用場景和頻率顯然更廣泛和高頻。即便拋開使用場景和頻次不說,雨傘傘面廣告只能一次性打印,無法像充電寶機身上的廣告一樣,做到即時更換。實際上,也讓共享雨傘的廣告變現大大受限。

從2015年開始,到2017年的資本的催熟,共享充電寶已經從商場、餐廳,到機場、酒店,再到火車站、KTV等各種場合,基本覆蓋了用戶除了家庭以外的大部分場所。而共享充電寶覆蓋的所有場景,都在室內,在本身成本相對較低的前提下,也讓損耗率降到了最低。

點位足夠密集以后,對用戶習慣培養的意義是十分顯著的。據艾媒咨詢《2019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的共享充電寶的用戶規模將達到3.05億人,2020年用戶規模將增長至4.08億;2019年增長率會逐漸回落至55.6%。

如天使投資人王剛說的一樣:剛需、高頻、小額大眾。模式簡單,能跑通盈利。

這也是共享充電寶比較清晰的盈利點。

根據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公共場合的滲透率已經達到31.3%。雖然從滲透率上,明面上依然存在較大的上升空間,但實際上,滲透率是一個極為“敏感”的數字,一旦到了某個臨界點,共享充電寶的使用頻次就會被降低,從而拉長每臺設備的回本周期。而盈利模式清晰,在當下階段租金收入依然占據主要部分。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趨勢是下沉市場。隨著一二線城市的人口紅利轉弱,下沉市場的仍然面臨較大的市場空白,三四線城市也可能成為共享充電寶覆蓋拓展的重要市場。

資本熱度褪去之后,各家也達成了默契,不會輕易發動價格戰。從行業現狀來看,即便是經歷過2017年資本的角力,至今為止,行業里也沒有誰能坐穩第一的寶座。資本熱度褪去之后,比拼的是各家的運營能力和其它變現能力。

共享充電寶的賽道,誰能最終拿下第一的桂冠,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賽跑。

后來居上正在變得可能。

免責聲明:本

責任編輯:sdnew003
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
昵稱: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遵守《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相關新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本網注明“來源:×××”(非商業周刊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

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文責自負。

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